白百何:感觉演戏把自己快掏空了,想回学校充电

        时间:2020.01.03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L.C
        品道:许娣仅对白百何开放的“夸夸群” 时长:08:23 来源:电影网

        品道:许娣仅对白百何开放的“夸夸群”收起

        时长:08:23建议WIFI下打开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看完《亲爱的新年好》,走出影厅时,看到一旁放着的电影海报,恍惚间,分不清上面的“白树瑾”是否就是“白百何”本人,又像是8年前的“黄小仙”长大了,变得更自然,更洒脱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从8年前的爆红,到如今愿意“沉”下来做内容的白百何,或者现在是她能更自在接受采访的时刻。我们在准备提纲时,工作人员特别提醒,白姐不喜欢被问及电影之外的事情。而当天,她主动在路演上谈及自己过去的婚姻,最后还上了热搜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看吧,现在的她真正开始学会如何放下,向着更好的状态慢慢接近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当天是她和“戏骨”许娣一起接受我们的采访,许娣一直在强调,“我今天是来夸我‘女儿’的。”两人在电影里饰演了一对非常在意彼此的母女,好感情自然延续到了戏外,两人一见面,依旧以“母女”相称,白百何也变得格外娇嗔,还傲娇地和我们说,“看到有家长护着的区别了吧。”

         


        确实,这一次镜头下的白百何变得格外可爱,性格像是回到了电影《亲爱的新年好》里那个20岁的白树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白百何X白树瑾

        浑然天成的融入

         

        看电影之前,身边不少人曾告诉我,《亲爱的新年好》这个故事很感人,单看剧本就泪流满面。这样的预判之下,想来会是一部能创造票房奇迹的电影,或许借助这部电影票房的力量,白百何能真正成为华语电影第一位票房过百亿的女演员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很可惜,这个可能性继《妈阁是座城》之后,又一次被泯灭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白百何作品累计总票房占据华语女演员第一


        不过,这类虚名多是外界对她的定义和要求,她自己更享受电影的创作过程。电影《亲爱的新年好》剧本准备了2年,当编剧丁丁张把构思梗概告诉她时,她就毫不犹豫就接了下来。



        演员演戏,更期待对手演员能彼此互相成就,当一开始听说许娣拒绝了剧本时,她有些失落,“我完完整整追过她演的《我的前半生》的《我的真朋友》,完全是两个不同状态的妈妈,这里又是另一种不一样的状态。”


        好在,在工作人员的“忽悠”下,许娣接下了这个剧本,最终促成了这次母女的合作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许娣夸白百何是“用脑子演戏的演员”,两个人在现场互相“迁就”,为了让两人的状态更有说服力,现场又重新调整了剧本。电影从来没有详细说明母亲生病前的故事,只是通过父亲的嘴,寥寥带过了母亲早年的性格。


        “女儿的性格其实是像母亲的,而且现在又是一个开始撑起家的年纪,所以我在戏中要能治住许老师。”

         


        相互迁就才有最后的彼此成就,不少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,均认为最催泪的戏就是电影里女儿看着母亲自己吃药的戏份。那是两人开始合作的第二天,许娣的状态已经足够让白百何找到了支点,随时都能稳定好自己的军心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白百何是典型的爱幻想的双鱼座女生,她在读剧本的时候就容易将自己带入人物角色中。而这一次,有了许娣、张子枫这样的实力派演员陪衬,她完全将自己融入到了白树瑾这个角色之中。正如许娣说的,“她和白树瑾已经浑然天成了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白百何X黄小仙

        直爽利落的生活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编剧丁丁张看来,这个角色非白百何不可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“我希望这个女孩又丧又猛又狠,她自己是个纸老虎,对谁都特别横,看起来冷漠,但实际上又不是。”诚然,这段话在转折之后,正是外界对白百何的标签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在我们采访她之前,也听说了很多关于采访她的黑暗事件。但是发现,她实际上特别自在。她会和采访完的媒体聊一些想法,会为每一家媒体准备简单的伴手礼,可见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。在等许娣下楼的时候,她一个人在采访间蹦蹦跳跳,丝毫看不出是一位儿子已是初一学生的妈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白百何这几年很低调,除了影视作品,少有出来“营业”。听过关于她最多的宣传,就是她打理的音频节目《何她说》。在这里,她自称“DJ白百何”,听大家的故事,分享自己的工作生活。她不喜欢过多接受采访,她认为那是对自己的损耗,但这里是她的自留地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她曾在星空下演讲说,“面对这个世界更多的时候,我们是孤身一人,要自己面对一切,我们内心的坚强,可以帮我妈和波澜抗衡,没有人比拟更懂你自己,作出自己想要的选择,为此负责,即可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这些东西都是她在饰演熊顿时,在这个角色身上学到的。当然,她也学到了角色身上的乐观。慢慢地,她找到了自己排解压力的新方式,把自己想说的话录成音频或者写成文字,然后发送出去,这一切好些就都过去了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微信公众号的流量并不算太高,但她依旧坚持着更新,然后做更多和社会热点切合的内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她并没有因此要将自己营销成一位“女性公知”,她就很自然地将这种认识通过故事传递下去。她曾一口气买过10本丁丁张的小说,并快递给了自己的10位女性朋友,她在喜欢书里那种“恰到好处的犀利”。而且她想到了过去她演过的那些角色,直爽、飒且过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她真的太像她演过的每个角色了,尤其是黄小仙。干脆,利落,耿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失恋33天》剧照


        白百何X梅晓鸥

        抛弃过往的经验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大家眼里,她演惯了“小妞电影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但她自己看来,那些角色都不尽相同,“作为一个演员,我怎么可能用同一标准的方式和方法去演绎每一个鲜活的角色呢?我在演绎这些角色的时候,反而最需要抛弃的就是过往的经验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》之后,她似乎有意无意地避开“小妞电影”。



        这两年拍的电影《妈阁是座城》和《八个女人一台戏》是她在电影方面做出的最大挑战。尤其是《妈阁是座城》里的梅晓鸥,那是她多年以来,在演技上的一次爆发,每个为爱拼命的眼神,已然不是当初的那个“小妞”。这个角色更是为她获得了第二次的金鸡奖提名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里有一句歌词,“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,你们好不好,世界是如此的小,我们无处可逃。”这句词像极了白百何的生活,已经被外界强行定性。只是不同的是,她想“逃”,或者说,她想换个方式去生活。


        2019年的时候,她做出最让人意外的事情便是,参演了李宗盛作品音乐剧,她饰演女主暖暖。据说她还是以素人身份参与了选拔。虽然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音乐剧班毕业,但是对于她来说,这依旧是一种挑战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她告诉我们,第一场演得乱七八糟,第二场才稍微好一点。所以没敢找有多年舞台经验的“妈妈”许娣去看,“新一轮巡演开始之后,我肯定要请她来看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白百何一边尝试着新鲜事物,另一边又开始不满足当下的生活,“我特想回学校去上学,再充充电。因为老觉得毕业以后演戏是不停在使用自己,虽然有时候会吸收到一些营养,但大部分还是被需要和付出的。”

        摄像/全能型人才 文/L.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