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一围:拍电影是理想 演员要勇于承担一切责任

        时间:2019.12.27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Bucky
        周一围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中饰演蔡兴福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 几经改档,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终于在2019岁末与观众见面。影片根据导演李少红父辈的真实经历改编,还原了新中国成立前的革命峥嵘岁月,周一围则在当中饰演了大时代下的小人物“蔡解放”。


        这自然不是周一围第一次在战争题材的影片里塑造军人形象:两年前上映的《建军大业》中,他就曾用“陈峰”这个特别的“反派角色”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
        周一围饰演蔡兴福


        到了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,周一围又与编剧导演一起,通过探寻当时那个年代留下的一切蛛丝马迹,拼凑起“蔡解放”这个虚构的历史人物,再通过103分钟的电影,让他成长为那个时代里真真切切存在的人。


        尽管也同时活跃在电视剧和综艺当中,但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周一围直言,在他眼里,“还是电影好,还是得拍电影,艺术没有高野之分,但它是我的一个理想。”


        蔡兴福与姚哲保护众人


        当然,机会并不常有。遇不到心仪剧本的日子在周一围看来“太多了”:“就等着呗,我也着急过啊,但急了好多年之后也就不急了。”当了多年演员,周一围说过去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不停修正的过程:“有时候自己觉得演得不好(却)得到表扬,有的时候觉得演得很好却遭到批评,或者不知道演得好不好被各种骂,都有,就是要不停调整。”


        周一围饰演蔡兴福


        这也让周一围开始重新思考表演于一部作品中的意义。很多时候,演员发挥的作用和其承担的责任充满“矛盾”——“观众夸,夸的是是演员,骂,骂的是演员,那么表演到底应该是什么呢?”


        这个问题,周一围或许不止提给自己:“表演是要用勇于承担一切的责任。演员真的要好好把握自己的工作,”他感慨道,“因为这件事确实太重要了。”


        以下为采访实录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你在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中饰演了怎样一个角色?


        周一围:是解放军中的侦查兵。解放军的炮兵在什么水准呢?就是我在虹桥机场,说要“打”隔壁的楼,可以很准确地定点清楚。当时不像现在有GPS,有北斗系统,是需要有人跑到这个区域校准。当年的军事地图都不会非常准确,打荒地没事,我们可以打完之后再调整,(可是)打城市战争,如果炸偏了,旁边可都是居民区啊!所以我这个兵种就是进到敌后,乔装改扮混进城地,去校叫那个准,叫准之后可以帮助军队百发百中。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拿到虚构的历史人物,你会怎样塑造角色,为他“注入灵魂”?


        周一围:首先剧本里有描述,其次我们有军事顾问,非常专业,是了不起的战斗英雄。然后就是看书,找当年的图片,看当年人们的各种各样的家信、族谱、帐簿、访谈。解放前的年代离得不算远,有很多当年的时代印迹还会流传到今天。然后我们再去想具体的人:他是什么人?他是军人。军人什么样?先去摸时代背景,然后去找精神粘合。更细一点,他是从哪个学校毕业的?他曾经经历过什么?甚至他爱吃什么,不爱吃什么,有些东西是可以去借鉴的,也有些东西是猜的,还有些东西是我们赋予的,最后拼凑出来一个人,让他慢慢的长成一个真实的人。他是我造出来的、是编剧造出来的、是导演造出来的。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一部作品中,演员有时候是主角,有时候是配角,但对一个人物的付出可能是一样多的,你会不会权衡自己的付出?


        周一围:电影像是一副画。比如莫奈的睡莲。它有莲花,有莲花就有绿叶,那你说是莲花重要还是绿叶重要?如果没有绿叶,莲花一定不会显眼,如果只有绿叶没有莲花,他太常见了,我不稀罕。我们的行话叫没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员,没有人不重要。当然,多劳多得,可能有些工作需要做的更多,他就可能会分得更多的利益,不管是直接的酬劳,还是之后的一个结果,那危险工种还会有特殊的津贴呢!您要攀高压电线,那您就应该多挣钱,您要修那些高精尖的原子弹、坦克、飞机,您就活该多挣钱。在我们这个职业是一样的,我们去区分这个东西,其实在真正的电影人看来没有意义,我们的金像奖会给一个管茶水的工作人员颁发终身成就奖,这就是我们心中对待电影各个工种的看法。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我很喜欢《建军大业》中的陈峰,不知道你心里最有成就感的角色是哪个?


        周一围:按道理,作为处女座,A型血的人来说,我应该回答下一部,这个是标准答案。但你可能觉得我糊弄你了。我还挺喜欢你刚才说的陈峰,我看完对刘伟强导演说,我知道了,你让我来演大家的阻力,大家的对立面,要把我翻过去他们才能够成功,才能够让大家知道当年的革命多艰难,那我知道怎么演了,这样的角色我确实会记忆犹新。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在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中对你来说最难的部分是什么?


        周一围:抛开说天气炎热和各种意外之外,真正难不是说具体的我要翻某个“墙”翻不过去,这个戏更难的是我怎么能让人觉得我是在1948年,在天津城外想要去完成平津战役的解放军某部炮兵连连长,这个是,这个是最难的地方,我虽然穿着一身军服,但我如何能让观众相信,这一点是很难的,也是这部戏中我真正的困扰。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有没有为心仪的剧本而漫长的等待过?当时的心态是什么样的?


        周一围:太多了。就等着呗!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不会着急吗?


        周一围:急过啊,都是急了多少年之后就不急了。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影视剧都尝试过之后,接下来会如何平衡自己的工作?


        周一围:我觉得电影好,还是得拍电影啊!我是电影演员,是电影学院学的电影。艺术其实没有高野之分,各个行当都有各个行当的好,但我是学这个的,它是我的一个理想。所以我想说我能拍电影尽量多拍电影。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会回过头来看自己这些年的表演吗?


        周一围:我不停的,不停地修整。只有这样才能往前走嘛!可能这个演的好获得了表扬,或者说自己觉得演的很好,(却)遭到了批评,或者不知道演的好不好,被骂,都有的。就是要不停地修整,才有可能下一次不会再犯,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在你看来,表演到底是什么?


        这个职业不是每个人(自己)说的算,很多事情决定一件事情(作品),我们只是其中之一。对于观众来说我们好像是唯一,其实不是。表演是一部电影当中最主要的呈现,不管这个电影讲的是什么,都要通过表演者来传递给大家。今天观众夸,夸的是演员,骂,骂的是演员,那表演到底是什么呢?表演是要用勇于承担一切的责任,演员,不管(是不是最)重要,TA都是站在台前的。所以演员真的要好好的去把握自己的工作,因为这件事情确实太重要了。


        文/Bucky